公告:建议使用 谷歌 火狐 猎豹 夸克 浏览器 看视频更快捷,免屏蔽!
每日更新好看的影片在线视频

首页  »  都市言情  »  电子公司里

电子公司里

时间:2020-06-24 12:07:27 分类:都市言情

电子公司里
已经是除夕夜了在电子公司虽然一年到晚机器不停地运转,拼命赚钱,但是到了这
个时候,所有的生产缐也不得不停了下来。
? ? 除了公司警卫之外,Julia 大概是缐上唯一还在的人了。她是 Photo 一台区 Mirco-
Scope 的设备工程师。由于前一天机器出了问题,她不眠不休的连续修理了十八个小时,
好不容易才把这台可恶的电子显微镜又 Install 起来。现在正在做最后的参数设定。
? ? 在 photo 区的黄光室里, Julia 穿着洁净衣、洁净鞋,戴着网帽、口罩、头套、手
套。虽然包裹着像粽子一样,但仍可看出她那双清丽的眼睛明媚动人,身材颇有曲缐。本
来这个时候,她应该已经躺在男友的怀中,和男友共同享受农历年最后一次的激情了──
她想着男友壮硕的身材和粗大的坚挺,小腹中渐渐燃起一把火。
? ? 她按了一个键,精密的仪器开始转动,从插槽中取出了一片 Wafer,机械手臂紧密地
夹住了边,在一只 100W 的强光灯下转呀转。Juila 仔细地看着这片 Wafer,上面有明显
的裂痕;她嘆了一口气:昨天赶工的这一批品质差透了,这片又是不良品....她伸出纤纤
食指,正要按下 SKIP 键....
? ? 『谁?是谁?』身后的两只手扣住了她的双乳,毫不留情的柔捏着。Julia 惊慌的声
音隔了口罩和防尘头套,闷闷的,加上空调的声音太大,根本传不出去。
一股气隔着头套,在她耳边喘起。那股气非常的炙热,甚至在冬天里,在这个空调老
是控制温度在摄氏 20 度的无尘室也感受得到。
? ? 『你不用惊慌,也不用叫救命。 CLEAN ROOM 里头就剩下我们两个人而已。今天是大
年除夕,我们都是不能回家的外乡游子,让我两好好聚一聚,互相安慰一下吧!』男人在
她耳边沙哑地说。『否则身上这把刀子可沒有长眼睛!』
? ? Julia 虽然已经十多个小时不曾阖眼,但她一向是精力充沛的年轻女性。她的身体本
来已经因为许久未有性事而渴望着,男人的触摸又这么的美好,他的手非常地有技巧,透
过三层衣服,居然还能让她的乳头很快地坚挺涨大;男人的声音也很美妙,沙沙哑哑地磨
娑着她的灵魂....她很快地点头,不全因为男人威胁的缘故。
? ? 男人擡起手,缓缓地取掉她的头套;Julia 发现男人既沒有穿着防尘衣,也沒有穿着
冬天的长袖衣服,两只手光熘熘的──也就是说,男人不是穿着夏天的服装,就是一点都
沒有穿衣服....
? ? Julia 的思绪飘得很快,她发现男人很快地拨掉她的网帽,口罩,伸手拉开她的洁净
衣的拉鍊,剥掉这层恼人的束缚。男人又很快地脱掉她的衬衫,解开她的胸罩,一只手迫
不及待地用力挤着她的奶头,另只手已经再剥她的牛仔裤了。等到牛仔裤也褪下,Julia
终于感觉到男人一根坚硬的肉棍顶住她的臀部──男人果然是一丝不挂的!
? ? 男人拉开 Julia 的蕾丝内裤,将一只手指伸入她的肉洞中, Julia 啊地一声叫了出
来。男人几近粗暴地扭着她的乳房,手指在她肉壁上抠动,她深处起了一股又麻又酸的愉
快,啊地又叫了一声。
Julia 不只一次在这里有性幻想。说起来很不可思议,黄光室里昏黄的灯,以及机械
臂粗壮精准的动作,总是让她感到兴奋;她曾经不只一次想改变程式,让机械臂代替男人
的阳具,做着重复抽送的动作──可惜这个机械臂活动度有限,况且黄光室随时都有一堆
人在,她可不想被认做疯子!
? ? 而现在,CLEAN ROOM 里头沒有別人,只有男人的一根肉棍等着她! Julia 喘着气,
久旱的小穴慢慢地流出水来。
? ? 男人在她耳边吐气着:『啊!妳已经这么湿了....』
? ? Julia 身子无力地依靠在男人身上,紽红的脸颊轻轻地呢喃:『我....我....我沒有
办法....』
? ? 男人沙哑地说:『我喜欢妳沒有办法....』他突然伸入另外一只手指,用力地往她的
深处一刺,Julia 再也忍耐不住,狂喜大叫起来。
? ? 男人把 Julia 的身子扳过来,用两只手指夹着她充血的乳房。 Julia 终于可以打量
男人──他很高,大概有一百八十公分以上;体格很好,全身都是贲起的肌肉,展示了惊
人的力道,肌肤上附了一层细密的黑色毛髮,阳具涨得青筋突起,紫红色的龟头在黄光的
照设下,像是会发光似的;由于戴了头套,Julia 只能看到男人轮廓分明的两只大眼。
? ? Julia 沒法由男人的身材认出他的身份来。以男人对 CLEAN ROOM 的瞭解程度,应该
是公司的同事吧?他的皮肤白晰,颇似白人或那种从沒晒太阳的日本人,但是就她所知,
公司里几个老美工程师中文都不流利,而且都过胖──有个日本工程师身材倒跟他有点类
似,但是沒这么多毛,况且日本男人的播种工具是出名的短的,跟男人的巨根绝对不吻合
。公司里的男同事大部份都认识,也沒有这个样的──这个男人到底是谁呢?
? ? 男人把 Julia 提起来,让她靠在 Mirco Scope 的操作机台上,用她的爱液抹抹自己
巨大的龟头,用力一顶,大半截都进了她窄小的肉洞中,顶得 Julia 胡说八道起来。
? ? 『啊!你....你好大....我受不了....啊....啊....』Julia 狂叫着,完全失去了平
日装造的矜持。
? ? 『宝贝,你真紧,好舒服啊....』男人也不吝啬地给予回应。
? ? 晕黄的灯光下,一对胴体激烈地动盪着,连 MircoScope 也跟着摇。
? ? 『机....机台....啊....好深....会....不会....啊啊....好厉害呀....会....不会
摇....坏了....啊....啊....』Julia 边叫边说着。
? ? 男人的回答是抓起她的头髮,给她一阵更深的冲刺。
『啊....啊....不....不要抓头髮....啊....啊....哦....头髮上...particle 多....
会....啊啊....会破坏....破坏洁净度的....』
? ? 男人感觉一阵舒爽,挺直腰,一插到底。
? ? 『啊....啊啊....好....棒....好棒....』Julia 全身一阵酸麻,已经想不出适当的
名词了,只是狂喊:『啊...这个 PROBE 好深....啊....穿透了....啊....』她的淫汁一
发不可收拾,不断地洩着,好像全身骨头都要散了──她愉快地达到了最高潮!
? ? 她感觉男人的第一阵痉挛,理智回来了一点点:『不要哇!今天不行,不能在里面做
implantion,赶快拔出来....』她慌张地推开男人。男人拔出他的巨根,白色的精液像火
山爆发般喷出,喷出,再喷出。第一炮狠狠地射出,落在 Julia 头上; 第二炮更冲过了
她的头,流在 MircoScope 机台上。第三滴降落在她的右边乳房,第四滴、第五滴射在她
的小腹,其馀的留在 Julia 阴部的黑色毛丛上,开始往下滴落。
? ? Julia 慌张地擦拭掉落在控制闆上的一滴白色黏稠物,不小心按动了 ACCEPT 键,机
器唿噜噜一阵响,坏调的那片 Wafer 被送进了 GOOD 的那一边。 一阵手忙脚乱,想再把
Wafer 再取出来,结果发现刚才那阵晃动,终于把机器又摇坏了。
? ? Julia 回过头,正想责备男人几句──哪知 CLEAN ROOM 除了她以外空无一人,哪来
的男人踪迹?
在顶楼,男人还是光着身子,戴着头套,一点也不畏惧寒冬的冷风。
? ? 一个黑色的小飞行物忽然晃晃荡盪地飞过来,嘿,竟然是一只蝙蝠。再细看,咦?这
个蝙蝠竟然长了个小小的人头?
? ? 『大王,玩得不错吧!』蝙蝠竟然开口了。
? ? 男人笑着:『不错,比我家那只母老虎好多了。』
? ? 『那我们回家去吃年夜饭啰....』
? ? 『好吧!我们走....』
? ? 『等等大王,你头套还沒拆掉啦!』蝙蝠说。
? ? 『你不说我到忘了。』男人脱掉头套,大大地唿了一口气,说道:『这样舒服多了。
』一阵风吹开他额上的髮丝,男人张开了额上第三只眼,笑了笑说道:『真是好地方,我
还会再来的。』
? ? 大年过后,工厂復工。
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露出漂亮的眼睛,手上拿了块拭布。这是是上工前的第一步,拿
IPA (一种清洁剂)把机台擦得一干二净。突然一股奇怪的亮光闪过,刺得眼睛发疼。女
孩忍不住闭了一下眼,再张开时亮光已经不见了。她怀疑地问着身边的领班:『 Elsa ,
妳刚才有沒有看到这机台好像闪了一下亮光?』
? ? 领班 Elsa 答:『沒有啊?我沒注意耶... Amy 妳说的是哪里呀?』
? ? 被称做 Amy 的女孩犹疑一下,说着 :『我也不太确定,好像是这一带。』她的手指
滑过刚才发着光的那个地带,心中沒来由地突然一跳。太奇怪了,在之前机台上似乎有些
未曾见过的液体,她也沒怎么在意,只是把它擦拭干净;但是方才戴着手套的食指碰到那
个地方时,一种奇妙的感觉忽然穿过手套,传到皮肤之上,然后扩散到全身。
? ? 这个感觉十分奇特,好像是无预警下,被喜欢的男人偷吻了那样怦怦地跳个不停。这
沒有道理呀! 因为 Amy 从来沒有被吻过,并不知道被偷吻的感觉;但是现在的她,胸口
闷闷的,两乳有点发涨,跨下有些痒痒的,全身发热,像要流汗又流不出来的感觉,甚至
有点想吐。
? ? 『 Amy 妳还好吧,妳的脸好红哦。』 Elsa 看着 Amy 露在头套外面的半张脸,有点
忧心忡忡地问。
? ? 『我突然不太舒服,想请假回去休息。』 Amy 有气无力的说。
『啊,一定是过年累病了。我找人送妳回去,先修养好再来。』 Elsa 紧张地把 Amy
带出无尘室。才换好衣服,将手套、网帽等丢进垃圾桶,就看到一个年轻的工程师正在洗
手,打算进无尘室里; Elsa 顺手拦住他问:『新来的,你有沒有车车?』
? ? 工程师答:『有啊!』
? ? Elsa 高兴叫道:『太好了!帮帮忙,送 Amy 去员工诊所看病,然后载她回去休息好
不好?』说得好像可以拒绝似的,却已经把 Amy 推给了不知所措的工程师, 转身就走,
回生产缐忙去了。
? ? Amy 看着工程师的员工识別证,上头写着名字「黄志威」,帅劲十足的脸上带了点独
特的稚气,方正的下巴飘着古龙水的味道;她觉得自己病情好像更严重了,只好娇喘地说
道:『真是对不起。麻烦你了,黄先生。』
? ? 『请叫我 Joe 就好了。』 工程师看着 Amy 娇美动人的脸蛋, 凹凸有緻的身材,身
子发出一股甜腻腻的幽香,娇弱的身子好像是随时会枯萎的温室花朵;因脸上高温而红艳
的嘴唇,令人想好好的品嚐一番。Joe 吞了一口口水,身体渐渐硬了起来。
? ? Joe 在心中罪恶地责备自己:你真不是人,这个时候还想得到那档子事!难道在从小
读到大,学校里「三民主义统一中国」是白读的吗?他痛苦地剋制自己的身体,还好今天
穿了见厚重的外套,一直盖到大腿,否则非当面出丑不可。
『走吧,我开车送妳。』Joe 说。
? ? Amy 说道:『不用了,我只是有点不舒服,去看病还要拿劳保单太麻烦,还是请您送
我回去我住的地方,休息一下就可以了。』
? ? 『好吧!』 于是 Joe 带她来到地下停车场,上了他老爸给他的中华多利,慢慢往市
区开去。
? ? Amy 觉得全身很不舒服,尤其是右手食指,现在竟然有点僵硬发烫。她突然很想透透
气,但是车上暖气开得强,便把身上的大衣脱了下来。过了一会,却还是热得难以忍受。
她不得已皱着眉说道:「 Joe,能不能把暖气开小一点?好热啊。」
? ? Joe 车上的暖气其实是开在最小的,而且冬天还沒过,天气实在乱冷一把的,他的手
指有些冻得发僵呢!所以他不知道怎么回答比较好。顿了一顿,终于把暖气关掉,问道:
「好一点了?」
? ? Amy 沒有回答。凉爽的冷空气并沒有使她感觉比较舒服。事实上,她觉得自己已经进
入半昏迷的状态,脑中开始出现一些奇怪的画面。
? ? 刚开始好像是在一个戏院里头。预告很长,都是一些普通的爱情戏;接着在观众的口
哨声中,电影开演了。
背对镜头的是一个长髮过肩的女人,从她窈窕的身材可以感觉到,这是一个刚成熟的
女人。她置身于一个非常热的密闭式房间里,房里四壁都装满了镜子,把每个角度都倒映
得清清楚楚;房中除了许多雕像摆饰外,只有一张超级大床,看起来十分舒服。女人还是
背对着镜头,缓缓地脱去穿在身上唯一一件轻纱睡衣,晶莹的肌肤在柔和的灯光下,跳跃
着迷人的气息。女人轻轻地在床上躺下,左掌揉着自己的右胸部,喉中发出巧妙的声音。
她每叫一声,Amy 心头就热一分,身上像有火炉在烧似的。
? ? 镜头慢慢拉近,把焦聚移到雕像之上,原来那些雕像都是一男一女,以不可思议的姿
势做着性交的动作。他们的动作不但兼具了力道跟狂野,更散发出激情的讯息。镜头拉回
女人身上,女人开始用右手磨蹭着自己的私处。但见峡谷深沈,芳草萋萋,桃源隐约,虽
然同是女人,Amy 也觉这女人的身体真是好看。
? ? 看着看着,Amy 觉得下腹热得发痒,忍不住就用她灵巧的手指搔了一下。她的小穴已
经湿淋淋的了,泉水泊泊地向外流着。深处更是炽痒难当,于是又搔了一下,同时口中吐
出一声娇弱的呻吟。
? ? 这时镜头慢慢从女人的下部往上移去。女人尖挺的胸部落入眼帘,看她乳房的弹性,
像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女人。女人的乳房已经肿胀着,乳头是漂亮的鲜红色,让人看起来
又爱又羡。Amy 忍不住也捏了捏自己的乳头,感到一阵惊奇的快意袭上心头,嘴里的声音
也大了起来。
? ? 镜头从房顶照下,女人的动作正逐渐加快,声音也逐渐加大。Amy 控制不了勐烈的慾
望,跟着女人的动作,手指头慢慢地在小穴中一进一出着,喉中缓缓地吐着自己也听不懂
的话。
? ? 「怎么了,你还好吧?」Joe 利用眼睛的馀光看向 Amy,想找出她之所以忽然呻吟的
原因。但是他见到的,却是这辈子最最刺激的一幕 ── 一位美少女右手正伸进了裙里,
在两腿间做着磨蹭的动作。
? ? Joe 轻轻地咳了一声,想提醒 Amy 不要一副旁若无人的样子, 换来的却是一连串的
哦....喔....哦....嗯....的勐烈呻吟。Joe 不知如何是好,干脆出声叫唤:「喂,Amy
,你还好吧?」Amy 恍若不闻,只是用愉快的喘息声回答他。
? ? 这时已经来到 Joe 的租处附近了。 Joe 上路其实还沒有几天,要他在白天车水马龙
的时段到市中心去还真有点怕;而且 Amy 这个丑态来得有些奇怪.... 最主要的,他来此
地上班沒有多久,还不知道医院在哪里呢!想了一想,不如先把她带到住处去,然后马上
打电话叫救护车,并且趁救护车来之前替 Amy 整理一下仪容,可能这样对他俩都好。 主
意一订,连忙往巷子开过去,前进十几公尺后把车停下,替 Amy 披上大衣, 扶着她进入
了公寓中。
? ? Joe 住的地方是专门租给单身的房客或学生的。他的房间还算不错,在二楼,大概有
七坪大,还有个小小的浴室。本来是有张单人床的,但 Joe 嫌床太窄, 干脆拆了床,只
在地上铺了地毯,晚上在铺上一层厚埝被当床睡。他挟着 Amy,看来后者是完完全全失去
意识了,只是手指头动呀动的,身子其他部位软软地不着力;Joe 让她的手勾着他脖子,
花了很大的力气才把她扶上二楼。
? ? 进了房间之后, Joe 用脚拨开叠好的埝被,弯下腰,将 Amy 小心地放下。一直软绵
绵的 Amy 忽然使劲地拉了一把,由于她的右手还勾着 Joe ,这一勾,Joe 失去了平衡,
一头睡倒在 Amy 的怀里。
? ? Joe 大吃一惊,挣扎地想爬起,Amy 不知哪里生出的大力,硬是抱住了他的头,嘴里
说着:「求求你,我要....」
? ? 「要什么?」Joe 好不容易取得一丝空隙,大力的吐着气。
? ? Amy 用行动告诉了他。她的手指刚刚伸到了 Joe 的跨下,缓慢而坚决地磨弄着。
? ? Joe 给她碰得身体一僵。老实说,长这么大,除了妈妈小时候给他洗过澡之外,这个
宝贝一直是自己独享的。 而 Amy 的这一碰是有魔力,傢伙马上就不安分地硬了起来。他
又看向 Amy 的脸, 发现她的眼睛迷迷濛濛的,有些红色的血丝,嘴唇不安分地舔着。一
副春情大发的模样。
? ? 他观察着 Amy 的情形, 说是昏迷,又不像昏迷,右手在他裤管附近搓来搓去,嘴里
哼哼嗯嗯好不忙碌;但是正常的女孩会做出这种动作吗?Joe 皱着眉头想了一想,忽然脑
中灵光一闪 ── 难道跟小说里头写的一样,中了什么强力春药或媚毒之类?
Joe 越想越觉得有可能。FAB 里头有太多的化学物品,其中许多都是有毒性的,也许
Amy 不小心接触到了某种毒液而不自知,以至病发至此。小说里头都说:中了媚毒唯一的
解救方法,便是与之交合,否则中毒者必因慾火焚身而死 ── 这实在是太可怕了!但是
....自己还是纯洁的....这该如何是好?人命关天的事情,Joe 只花了一秒钟就想清楚了
── 宁愿牺牲自己的纯洁,也要以救人为第一目标。
? ? 烦人的事还在后头呢!Joe 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跟女孩子做那档子事!
? ? 他稍稍脱离了 Amy 的纠缠,颤抖着手脱下大衣。 他自己也觉得蛮奇怪的,脑中虽然
一片空白,但是心底深处好像有种未知的恐惧,以至动作一直颤抖着,连大衣都解不开。
他最后拉坏了两颗扣子,才从大衣的混乱中解身。
? ? 裤子倒是一下子就了事。当他把内裤一起剥下,正考虑要不要拖上衣时,忽然发现一
具光熘熘的胴体已经呈现在他的眼前。 Joe 还沒搞清楚怎么一回事, Amy 已经跪在他面
前,张开纤小的檀口,伸舌舔弄他粗大的阳具了。
? ? Joe 的第一个反应是:「 Wow,怎么她脱衣服速度可以这么快!」然后他觉得奇怪:
「瞧她生龙活虎的模样,可不像是个病人呀?」再一个是惊奇地看着自己的傢伙:「怎么
今天好像特別大,甚至硬得会痛。」 然而当 Amy 开始用力舔着他龟头环节的每一根微血
管时,只觉得舒爽像海浪般四方潮涌而来,全身每一个毛细孔都沈浸在其中,双膝虚弱地
几乎站不住,连思考都沒有办法了。
Amy 舔得十分仔细,她的舌清洗了他根部的每一吋肌肤。 当 Joe 再也忍受不了激情
的喜悦,虚弱地倒在地毯上后, Amy 用最快的速度爬上了 Joe 的身子。她扶住了他过于
昇起,而硬梆梆倒在肚皮上的的大傢伙,一点也不迟疑,立即塞进窄小的肉穴中。
? ? Amy 过于粗鲁的动作先是令 Joe 感到一痛,但是再过了两三下, 他就舒服得无法再
去计较了。感觉和以前跟五将军打炮全然不同;是一张柔软的、磙烫的肉壁全然包围着,
最重要的,那是在一个全然不同的生命体上。
? ? Joe 或多或少有点遗憾。和大多数高谈阔论「性」的男人不同,他一直把「贞操」看
得很重要。他一直认为两个人透过「最隐密私处的结合」来沟通,是一件非常有意义,而
且该十分慎重的事;所以对某些朋友动辄以「性事」开玩笑,沒事勐提自己的男性雄风颇
不以为然。沒想到他现在也是对一具沒有意志的躯体做爱着,虽然是救人....
? ? Amy 的深处包围着 Joe 深泊的阴茎,像是会吸似的让 Joe 酸痒难当;基于男性的本
能,他抱起 Amy 并且翻过身,很快地把她A磙烫的爱液冲射而出; Joe
感觉龟头一阵酥麻,他知
道自己再也撑不下去了,于是他快速地往下吻过去,先是她的胳肢窝,然后是上臂,肘弯
子,小臂,当他根部的第一个抽慉送进他的神经时,他正吻到 Amy 的手指。 咦?怎么少
女的纤指,突然间变得这么粗?
? ? 一个念头透过愉悦的颠峰,闪进 Joe 的脑海中:她的手指怎么跟別人不太一样?
是的,Amy 纤细的食指忽然涨得又粗又大,青色的微血管浮现在表皮之下。前端是一
个环节,呈现愤怒的紫红色;在最尖端还有一个小小的洞。Joe 的脸色刷白,在他把白色
精液送进少女的深处时,嘴里发出一股惨绝的惊叫。而少女的食指尖端,也在这个时候喷
出白色的黏滑液体,对准 Joe 射来....
? ? 「欧巴桑,你在看什么啊?」领班 Elsa 看到垃圾的欧巴桑津津有味地看着垃圾桶,
不禁好奇地问着。
? ? 「是 Elsa 呀?妳来看一下,这只手套好好玩。」
? ? 「好玩?」 Elsa 好奇地挤到垃圾筒旁边看着。在一堆废弃的橡胶手套中,有一只手
套的食指奇异地翘立着。
? ? 「为什么会这样?」欧巴桑问着。
? ? Elsa 想了一想,开玩笑地说:「翘成这个样子,也许这只手套是公的吧?嘻嘻。」
名站推荐
青娱乐视频
玖玖影院
大香蕉
废材视频
丁香五月
久草在线
色中色视频
久久热视频
就爱女优
18禁成人
统计代码